问题的提出

近一年来失眠情况比较严重,以至于成为稳定的体重的一个因素。有问题就要解决(未必能解决,但至少要想办法解决),又特别是这种对身体健康形成影响的问题。

失眠应该也分多钟情况,但这里指针对其中一种情况。我失眠的一个通常的原因是停不下来的思绪,或者说停不下来的思考,脑袋里面想着各种各样的事情。有时候是针对一件事情集中的思考,有时候是发散性、联想的思考。简单概述起来,就是脑袋被各种事情、逻辑、幻想、发散性的东西占满了。这个时候,你根本无法入眠(即便你已忘了这个世界)。

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,我总结出来两种方法。这两种方法都是经过个人实践比较有成效的方法。至于以前常听说的数绵羊法,或者其他方法,这里就不作描述和比较了,各自斟酌。

方法1:当你在黑暗中,你本身就可以是黑暗(专注)

这个方法比较简单易用,你只需要用你的眼睛盯着你的眼皮(在闭着眼睛的情况下),然后你就会看到一片黑,一直盯着这片黑,直到你睡着。实际上,闭着眼睛的情况是无法看到眼皮的,所以,这里指的眼睛看到眼皮是感受上的。这就像用你的两只眼睛看你的上鼻梁,你看不到上面而只能看到下面,但你要感觉你看到了上面,它就在那里。而盯着眼皮看就是同样一个道理,你看不到它,那黑暗就是它。到后来,你看的就不再是眼皮,而是黑暗。

当然,那里也未必就是黑暗。你也许会看到其他的东西,比如那是一个盘子,那是一个人的面庞,反正它一直在,如此接近,如此清晰。

总结起来,当你盯着眼皮看的时候,要么是一片黑暗,要么是一个具体的东西,然后你一直盯着它就行了。这是一种专注的方法,使用此法的过程中允许思想的岔开,但不能过于频繁。在我写此篇文章的前一晚(或者凌晨),为了再次检验这种方法,我正是用这种方法入眠的。

方法2:当你在那里,你就不在这里(发散)

相对于上一种方法,这种方法依靠幻想,并且将自己置于幻想的场景之中。至于方法的具体使用,容我徐徐道来。你开始幻想,幻想一个地方。至于什么的地方则不需要受到道德、科学、逻辑的束缚。你可以是在水边、云上、雾里,或者一个不知名的地方。然后,你从此处出发,任凭你的幻想幻出了前景,并一直跟着这幻想出来的场景走就行了。接下来,你只需要一直走,一直走。你就这样在你的幻想中四处走走,走着走着你就忘了在哪里。

此法比较依赖于你的幻想能力,偶尔可能会出现立于一处无路可走的情况。但相较上一种方法而言,此法却比较有趣,并且可以发挥你大脑丰富的幻想。此法的一个关键点在于,幻想的时候不要被你的道德、科学、逻辑所束缚,否则你不过仍然是在思考,而不是在游走。

两种方法的共性和差异

方法1可以描述为 “你不在了”,方法2可以描述为 “你在那里”。方法1之所以称之为 “你不在了”,是由于当你的眼中只有一个事物时,你的脑袋里就只有那个事物,就没有了你自己。而在方法2中,你把你自己置于你的幻想之中游走,你就在的幻想中,你在那里,而不在这里(这个世界,这张床上)。

两种方法的差别在于,一种依靠专注,一种依靠持续的幻想。前者你感受不到你自己,后者你能感受到你自己。前者简单,后者复杂。

两者的共性在于 “直观”。所谓直观,在这里是指,当你想象的时候,幻想里的事物不是真实的,但你看到它们的时候就好像是用眼睛真切的看到的,而不是用你的脑袋想到的。它们在那里,你能感受到。

我的使用体验

掌握这两种方法已经有一段时间,直到目前才能有个具体的分析和描述。就个人使用情况而言,我比较倾向于使用方法1,比较简单。方法2偶尔会卡在某个场景中。两种方法都有过由于精力不集中半途而废的情况。

尽管针对自己失眠的情况有了方法,但实际上并不常用。这就要从失眠的原因说起——思考。万般的思绪总能带来一些东西,多会有些不愿舍弃。又特别是发散联想的情况下,总会想看看下一个事物是什么。幻想、联想、逻辑和各种事情熬成了一锅汤,总觉得这汤会越熬越香,根本停不下来。

后记

后来在知乎上看到一个简单的方法:放松你的眉头。思考的时候就会习惯性的锁紧眉头,那么,只要注意放松眉头就好了。这个方法简单实际,实战效果很好啊。